创业之星 » 文章
我的鸡笼”零投诉,好戏更待“生鲜侠”
2019年01月03日14:47   浏览:48次  

唐平冬,199091日出生于泰顺县彭溪镇车头村,国际青年农夫联盟秘书长、栀花农业CEO,“我的鸡笼”项目创始人之一。

    大学毕业的唐平冬回家乡泰顺“务农”——与他人共同成立浙江香香农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建起了“我的鸡笼”平台,卖起了土鸡蛋和土鸡。

鸡1.png

对于创业,唐平冬并不陌生。在大学期间就与三个朋友共同成立公司,做起了天猫代运营。“当时,天猫代运营生意很好,所以我们决定成立公司去做。”不过,天猫代运营只是兼职,唐平冬的正式职业是在一家公司市场部当设计师。毕业两年多后,听到家乡有支持大学生回乡创业政策,唐平冬借助从天猫代运营期间累积的“第一桶金”,回乡“务农”——2015年担任浙江我要赶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运营副总(下称“我要赶鲜”),开始网上销售泰顺当地的优质农产品。“我出生于农村,对农业有理想,一直有做农产品线上销售平台的计划。”唐平冬说。项目运营不久就获新明集团5000万元风险投资。然而,巨额的投资并没有拉动“我要赶鲜”快速成长。“泰顺当地的农产品品质虽好,但是因交通不便,物流配送成本高,再加上经营的农产品种类多,很多问题无法一下解决。”唐平冬说。

为了继续农村创业梦的唐平冬,决定离开“我要赶鲜”,琢磨着再创业。再创业仍要做农业项目,但具体做什么,唐平冬想不出点子。于是,他决定外出考察,打开自己再创业的那扇“窗”。在考察了国内知名的水果销售平台“水果营行”“果里果外”后,唐平冬决定再去考察“褚橙”。约见“褚橙”的创始人褚时健并不是件容易事。“我约见了褚时健多次,都未获得见面的机会。”唐平冬笑着说。约不到,那就等。结果,在云南“褚橙”基地等待了三四天后,褚时健答应与唐平冬见面,但只给他5分钟。“他没给我太多建议,只是告诉我做农业项目不能做全品类产品,要从单品入手。”唐平冬说。褚时健的寥寥几句建议,让唐平冬恍然大悟。一开始,唐平冬有意做水果,可是一番考察过来,“水果营行”“果里果外”等平台在国内早已做得风生水起。“我最后一站考察点定在北京,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街时看到摩拜单车这种新业态,于是决定将这种模式引入到农业领域。”唐平冬说。

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唐平冬发现鸡蛋虽小,但是行业规模不小,国内的年销售规模达3000亿元左右,同时这个行业利用互联网思维专门去做的并不多见。在2016年底,唐平冬联合他人共同创立了浙江香香农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借助摩拜这种交押金再付费骑行的模式,利用微信平台打造了“我的鸡笼”平台——129元认养一只土鸡,然后每年可按成本价付费购买360枚土鸡蛋。虽然,“我的鸡笼”借用了摩拜商业模式的核心,但与摩拜不同的是,采取了轻资产模式。“我的鸡笼”采取订单农业的方式,专业的养殖由专业养殖户去操作,该平台则制定标准来规范养殖户养殖。

 “当时,我们选择了微信来做平台,主要考虑微信是一个成熟的平台,能迅速推开。”唐平冬说。“我的鸡笼”这种新的卖鸡蛋模式,迅速得到了市场认可,在业界被称为农业界的“摩拜”。正因此,“我的鸡笼”项目于去年上半年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创业项目大赛,获得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同时风投也先后盯上这个项目,直接在现场签约1200万元融资。

 唐平冬表示,“我的鸡笼”项目没有选择过多的风投,一方面风投大多要求公司签订对赌协议,而“我的鸡笼”项目自身现金流充沛,无需太多资金。经过一年多的发展,“我的鸡笼”已“圈”得省内外10万多名会员,温州本地会员占总量一半左右。此外,“我的鸡笼”还在温州铺设线下渠道,已开出24家门店,同时将触角伸向企业、银行等B端客户。“截至目前,我们销售土鸡蛋已近2000万枚,大部分集中在江浙沪,也有远至北京等地。”

 唐平冬称,目前客户对“我的鸡笼”平台零投诉,对我们鸡2.png所卖的土鸡蛋和土鸡的品质很认可。“我们每枚蛋上均有身份编码,可追溯到哪只鸡下的,同时向用户承诺假一赔十。”尽管如此,唐平冬仍然担心,将来“我的鸡笼”平台扩张到全国后,在供应链上会出现问题,于是决定尝试智慧养殖模式,研发专门的鸡脚环,从鸡一孵出就戴上,然后详细记录鸡的成长与运动数据,并实时向用户公开。对于鸡蛋则运用区块链技术,使每枚鸡蛋从产出到送至用户手中,相应数据是不可篡改的。目前,智慧养殖场已在泰顺建成,已有数千只蛋鸡按这种方式养殖。“用户对我们智慧养殖的方式很感兴趣,有用自己孩子的生日定制日期到鸡脚环上,等来年孩子生日时买下这只鸡,用于其孩子的生日宴。”唐平冬说。

 不过,“我的鸡笼”项目不是没有烦恼。唐平冬坦言,目前江浙沪区域的生意是盈利,但北京等地的生意是做一单亏一单,目前仍然愿意做,就是为未来市场扩张考虑。目前“我的鸡笼”后方数千亩的养殖场分别在金华与衢州,在江浙沪的配送费用低一些,而配送到北京等地运费要高出至少1/3。一开始,对项目面临的问题,唐平冬计划提高单只鸡的认养价,以弥补长距离配送的亏损,但是考虑到不损害现有客户的利益,还是放弃这种提价的方式。“最终,我们决定借助智慧农业的优势,做一个全新的平台——‘生鲜侠’。”唐平冬透露。

除了生意上的事,他还在忙着寻找“青年农夫”。唐平冬说,他要寻找国内100名青年农夫,组成国际青年农夫联盟,然后于今年下半年在湖南举行的中国首届乡村产业博览会公开亮相。

唐平冬表示,国际青年农夫联盟是一个公益性组织,旨在聚集国内优秀青年,进行沟通交流,使大家在农业等领域创业中少走弯路,同时也为缺少资金的一些优秀项目牵线搭桥。

纵观唐平冬走出校门后所做的事,基本上与农业相关,这与他出生于我市泰顺农村不无关系。他说,每次回家看到村里人辛辛苦苦种起来的农产品,即使年份好的时候,卖给中间商也卖不起好价格,就会感到有些心酸,于是决定在农业上创业,闯出一条路,让农产品直接从农户到餐桌。其实,关于唐平冬主动佩戴团徽的背后,还隐藏着一段故事。2011年8月19日,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唐平冬,路过宁波市海曙区中山西路时,听到有人大喊,有两个小孩掉进河里,当时他未多想就跳入河中救起两个小孩。当年,唐平冬被评为“感动宁波”十大杰出青年,宁波团市委也对唐平冬进行了慰问,让他充分地融入团组织。

从那以后,他与共青团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回乡创业开始,共青团在平台、政策、导师等方面都给了他大力支持,2016年加入市青农协大家庭,2017年,携项目“我的鸡笼”参加泰顺团县委举办的青年创业大赛荣获二等奖,2018年在团县委的牵线搭桥下,招引韩国农协、韩国天与风株式会社来泰顺签署了浙南帐篷酒店度假区项目合作意向,4月份,团市委还选派了“营商专员”为他的企业提供助企服务。